·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-->内容页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
尘封的时代记忆 难忘那青春韶华

文章来源:酒城新报 更新日期:2019/5/24 17:17:05

rain急速赛车 www.jbysj.icu

  1956年5月28日,位于原来的四川省永川县境内的黄瓜山构造1号井开钻,川南油气工业性开发的序幕由此揭开。

  从此,一张东起綦江县,西至长宁县,南及叙永县,北达潼南县,横跨重庆、泸州、宜宾3个市17个县的大网渐渐织就。它网络的,是原四川石油管理局川南矿区下辖的气田范围,也网络着区域内的青年才俊。

  遗落的川南往事

  ●刘  玲


 ?。ㄒ唬?/STRONG>

  川南矿区员工的籍贯构成中可分明寻见如玉带桥、蓝田坝、邻玉场、泰安乡这几处地名的踪迹,作为川南区域油气田勘探开发的先行者和元老,这些人从年轻时就相遇,且伴随四川油气田的发展壮大,携手走过了63年。如今,他们有的散落在川南的各石油基地里,有的随子女迁徙他乡。在石油基地里生活的七八十岁的“老石油们”,一见面,依然会用各自在工作岗位上的职务来打称呼,热络中带着恭敬和体贴。

  川南石油基地以泸州市为中心向四周辐射,距离泸州市最近的一个基地是位于龙马潭区玉带桥一带的炭黑厂。炭黑厂始建于1958年,其产品专供关系国计民生的军工、重工业等行业,在当时具有非常重要且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斗补强炉法炭黑获四川省优质产品证书

  1959年春天,13岁的炭黑厂新工人刘长春,在单身楼宿舍前种下一棵树,如今,树已参天,英姿勃发;而他,今年满了73岁,不会用智能手机,不怎么看电视,一年到头也难得离开炭黑厂。这里的生产生活格局同几十年前一模一样,时光似乎静止。1959年成立泸州气矿时的矿机关办公楼如今还在厂内。像刘师傅这样的老炭黑厂人,对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津津乐道,哪年修,哪年搬,哪年为何事发生了变化。对他们而言,环境并不优美,布局还有些凌乱的老地方是值得眷恋的,在这里能看到自己走过的路,想起炭黑厂鼎盛时期的兴旺。

玉带桥附近的菜农依然会到炭黑厂里摆摊卖菜



矿大门还在蓝田坝宪桥,是3路、128路、18路公交车的必经站点

  近十来年,炭黑厂在静止中生息,其周边却在大兴土木、加速城市化。当有一天,炭黑厂人听闻,自己生活的这个地方已被泸州市民称呼为“城中村”,心里颇有些诧异和失落。这些年,拆迁的传闻三天两头光顾一回,人们对炭黑厂的未来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想象。

  炭黑厂的拳头产品“冶金炭黑”仍在生产,只是规模萎缩,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盛况相去甚远。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,曾经的炭黑厂人以满身黢黑为荣,今天则因炭黑生产附带的污染问题,而被周遭居民投诉。走在落寞的炭黑厂内,无法想象出曾经有一两千职工在这里忙碌,有一两千个家庭在此生息。子承父业的炭黑厂子弟屈指可数,更多的子弟,带着对这里的记忆去往更广阔的世界。

 ?。ǘ?BR>
  川南石油基地的核心在蓝田坝、邻玉场、三号信箱一带,川南矿区人称这一代为“后勤”。这样的称呼很有石油特色,与“后勤”相对的概念是“前线”,也就是说,在川南油气勘探的历史长河中,后勤一带分布的石油单位都是生产辅助和生活基地的性质?!澳睦镉惺?,哪里就是我的家”,是石油工人最准确的写照,前线干的,是翻山越岭、寻油找气的活儿,餐风露宿是常态,跟着油气勘探的步伐像候鸟一样迁徙也是常态,所以,后勤是他们安息的地方。



子弟一校依然还在矿大院里,但这里的学生不再是石油子弟

  后勤能满足科研攻关、大型机具设备维修保养等非野外工作的需求,也能为前线石油人及其家庭提供照顾,所以,这一带有管理机构、学校、医院、生活区等。

  毗邻蓝田机场的原川南矿区矿大院,沿长江泱泱一大片,平坦开阔,是1978年川南天然气勘探指挥部更名“川南矿区”后的最高行政机关。最优秀的人才在此聚集,最重要的命令从这里发出,最重大的决定在此产生。

  2000年前,这里的中心地位不可撼动。它有全矿区最多的楼房、最气派的礼堂、最完备的后勤保障体系,最森严的办公场所,甚至最有档次的招待所。而仅仅四五年间,这里逐渐变空、变大、变萧条。

  回过头看,2004年是川南矿区城市化进程的起点。自给自足、小富即满的石油基地生活先是因重组改制而动??;之后,城市巨大的吸引力洞穿了封闭体制所维持的安全感。去城市,去更大的城市;去买房,去更热闹的地方买房。就这样,无数的石油人告别原乡,为各大城市的房地产事业添砖加瓦。

  留下来的,是因重组改制被划出石油体制的子弟校老师们。2000年,矿区子弟整体移交地方,子弟校的优越感和矜持从此扫地,这些受过专业训练的优质师资力量转为事业编制,为泸州市教育事业的进步发展注入活力。原川南矿区子弟中学成了泸州市第25中,子弟一校成了立行路小学,子弟二校成了第十八中学小学部……
就像是壮士断腕断掉的那只手,子弟校成为历史,无法再抓住人心。为了教育,更多人出走矿区,砸锅卖铁地把孩子往城市里的重点学校塞。于是,曾经最热闹的邻玉场及后勤一带,以飞快的速度空心化。
能离开的,都在离开。

  走不掉的,只有老人、空房子及记忆。

 ?。ㄈ?/STRONG>

  意外出现在泰安乡化肥厂。

  如果说在川南矿区众多的下属单位中存在鄙视链,那鄙视链的底端就是化肥厂。

  论历史,它1979年才成立,太年轻;

  论地位,成立的初衷竟然是生产化肥用作耕地补偿,多余的才对外销售;

  论效益,1989到1990年是扭亏为盈的好年份,但盈利还不足10万;

  论位置,简直就是荒郊野岭,厂里的子弟只能上乡村小学……

  关键是,它处于油气勘探开发的最末端,生产的产品需要与市场接轨,可以想象,当市场经济大潮席卷而来时,这个只想自给自足的小小化肥厂怎么受得了?

  国有体制改革的利刃最早插在它身上,“从头再来”的歌声最早在这里得到共鸣。于是,这里的年轻人最早想去外面闯荡,这里的中年人最先考虑去城市寻生机。

  2000年前后,化肥厂的职工们陆续在市区买房置业,毫无疑问,他们不自知地乘上了房地产业腾飞的东风,几万块的购房成本在十年后变成几十万的售房款。

  更令人惊喜的是,泸州市中心开始朝着泰安的方向扩张,在川南矿区众多石油基地中,唯有化肥厂的价值得到变现,因毗邻4A级风景区张坝桂园林,城际快速通道把这里与城市相连,房地产开发向着这一带扩张,交通、环境大为改善,许多化肥厂人通过与房地产开发商达成协议,置换到碧桂园的电梯公寓。

  在度过那么多无望的岁月后,化肥厂终用它的一砖一瓦,反哺对它不离不弃的人。

  短短不到二十年,沧海桑田的命运感竟然以如此具象的方式呈现??词突氐氖⑺バ颂?,就像看人生的起承转合,如此短促,如此静默,如此激烈又如此不可知。

  如果门窗有记忆
  会伙同阳台给自己加戏

  ●谭沁汶

  生命是一场受过巫法的大诅咒,注定腐朽,注定死亡,注定扭曲变形。 ——张晓风《岁月在,我在》  

  给我一个解释,我就可以再一次相信人世,我就可以接纳历史,义无反顾地拥抱这荒凉的城市?!畔纭断甘切┙兴寄畹难颉?/STRONG>

  我小时候和大多数石油子弟一样,也住在“神秘”基地。家里的平房像贺卡一样延展开,门口一棵老大的树,树下一条搞不清楚为什么存在的小河沟,我常蹲在那里刷牙。房子正面就是子弟校的篮球场,篮球架上吊着爷爷用板凳做的秋千,我洗完头就在上面荡漾。每每欢脱之时,总会遇上要打篮球的热血男子。于是,就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小姑娘跟一群小伙子干架。

  我家隔壁也是户型一样的人家,主人是我爷爷的同僚。他有一双儿女,长得都很好看。儿子大概工作了,我很少见到。女儿还在读书,戴白色的压发,穿鹅黄色的连衣裙。大约是看她漂亮,我乱了辈份,不叫阿姨,叫姐姐。我常去他们家玩,在床上打滚,看她坐在窗前写作业或书信。录音机里放着那个时代最流行的歌,“莫名,我就喜欢你,深深地爱上你,没有理由,没有原因”。有一阵子,我们两家闹矛盾,爷爷不让我去。我就在窗外听,扒拉着窗框掉下的漆皮,我想我以后也要长成窗子里面那样的姑娘。

  基地的植被总是很茂盛,夸张的爬山虎、温柔的小叶榕、热情的凤凰树,还有风靡一时的浪漫法国梧桐,让这里很像一个风格杂糅的世外森林。春夏来的时候,连房顶都会长出绿色的头发来。我就在门口喊王大宝、张丽丽和刘小明。我们在森林里赤脚疯跑。这样的孩子必定是十分膨胀,才会认为自己能变得文静。

  除了大脑前额叶发育的两三岁之前,春夏几乎保管了我全部的记忆。奶奶曾不厌其烦欢乐地补充说,我在办公楼下面的空地拉过屎撒过尿,多年后我都不敢直视扫地大婶的眼睛。直到王大宝、张丽丽的奶奶也来补充孙子的故事,我们终于惺惺相惜。

  因为儿童节在舞台上跳小蜜蜂收获一堆好评,家人也带我去电影院看外国人演的电影。我一点也看不懂屏幕上的人在说些什么,只是在男女主角越来越接近时,妈妈遮住了我的眼睛?!班?,罗密欧,你为什么是罗密欧”“啊,朱丽叶,你为什么是朱丽叶”。多傻,这不是爸妈取的名字吗,还用问?我就从来不问爸妈,我为啥叫狗蛋儿。我觉得还不如和小伙伴去看老年乐团叽里呱啦的演奏。

  后来,我们都搬进了楼房。隔壁家的孩子会来我家看《奥兹国历险记》,隔壁家的妈妈会来我家炒回锅肉,我则去隔壁家继续打滚儿。两家人的阳台挨得很近,近到我常梦见自己只身爬过去。妈妈说过不许,我这个梦圆不了。何况还有那些彩色的内衣在风中招摇,阻碍着我前行。

 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是很美好的,至少对那个年代出生的人来说是这样。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,楼上楼下电灯电话,电视机录音机,港台流行歌曲,进口动画片,日益增长的GDP……广大人民的幸福生活像花儿一样慢慢绽放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如今,蓝田坝、炭黑厂、327,这些因为时代而凝聚的意义都在离我们远去。在我们生活的平行世界中,有高楼大厦,也有残垣断壁。有的地方已经在新的五年计划里兴起,有的地方仍活在上个世纪。

  没有刷漆的墙面,裸露在外的砖瓦,是时代快速进步的孤儿,却又是时代记忆的宠儿。大院、厂房都在消失,熟人社会渐渐淹没在城市的荒漠里。现在,几扇来自上世纪的门窗和阳台,携带着穿越而来的气息,在印证变化和迁徙。它们隔开的世界,有时候是隔壁,有时候却是田园,是巨大的时空,供人缅怀。 

  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,让“我们进入一个无法遗忘的年代。网络永远记住了我们,我们在数字时代实现了永生?!弊⒍ǜ嗪团で湫蔚奈镏驶蛐碇战?,可生命也会顽强寻找它新的活力。

  《未来简史》里说,智人在发展的过程里放弃意义,寻求力量,改变命运。属于这些物质的未来是什么,我们还无从得知。

  作为一个石油子弟,在这个因为门、窗户和阳台而虚构的故事里,我并不存在,却又确实经历。

  我相信,一切的故事都没有大结局。

 ?。ㄍ辏?/P>

编辑:成欣    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| 关于我们 | 免责声明 | 广告合作 | rain急速赛车 | 诚聘英才 |